当前位置:出境旅游信息网 > 经济 > 正文

汇率急升急降 外贸企业避险有招

时间:2022-05-14 15:36 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出境旅游信息网

核心提示

原标题:汇率急升急降 外贸企业避险有招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老盈盈 5月13日上午10点左右,在岸人民币兑美元跌破6.8,为2020年9月以来首次。 作为一家贸易型企业的业务经理,阙婵感觉...

原标题:汇率急升急降 外贸企业避险有招

经济观察报 记者 老盈盈5月13日上午10点左右,在岸人民币兑美元跌破6.8,为2020年9月以来首次。

作为一家贸易型企业的业务经理,阙婵感觉人民币汇率这次贬值特别快。

她每次结汇都有记录,“4月2日结汇的时候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是6.34,到了5月10日结汇的时候已经到6.68,快到6.7了,从6.34~6.68才用了38天左右的时间,而之前一年多的时间里人民币都是处于升值阶段的。”

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,人民币汇率开始一段升值历程,直到今年2月底出现了小幅微调,4月进而快速贬值。

对于像阙婵所在的这种出口贸易型企业而言,疫情叠加地缘政治影响利润的情况下,虽然依然面临汇率波动等不确定性因素,但人民币贬值能在一定程度让利润更可观些。

面对汇率由急升到急贬,国内的中间贸易商也会有一些规避风险的办法,例如在合同条款里注明“汇率超过5个点的上下浮动,就有保留调价的权利”、以中间价进行报价、实时进行结汇等。

不确定性

阙婵所在的公司在浙江金华,主要以出口礼品到欧美等国家为主业。

她以一笔10万美元的订单为例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人民币兑美元汇率6.3的时候,10万美元乘以6.3,就是63万人民币结汇,如果汇率贬值到6.7,就是67万人民币结汇。“汇率波动一下就相差4万块,企业利润薄一点的也就只有几万块可以赚,这样就有4万块,还是挺多的。”

人民币贬值,对出口贸易型企业有利有弊。有利的地方在于兑换出来的人民币多了,可以进行更多的采购,利润也更好看了。其次与供应商议价空间也变大了。纽威国际的供货商主要是大型的家电企业,他们找这些企业做贴牌出口到拉丁美洲,当人民币贬值的时候,作为中间贸易商,他们可以跟供应商议价:“汇率变好了,你们是否要考虑给我们降价。”当然也有不利的地方,就是国外的采购商看到汇率变化的时候,也会过来向中间贸易商要折扣和降价。

然而,厂家和外商的价格调整都具有一定延迟性。纽威国际总监杨茂芝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,当人民币急贬的时候,厂家不会立刻给中间贸易商降价,只有当他们觉得人民币兑美元能长期企稳例如企稳在6.7了,这些企业才会做出条件调整,这个调整的过程通常要花1~2个月的时间。

尽管如此,国外采购商的“反射弧”似乎比厂家还要更长。据杨茂芝介绍,国外的客户一般不会去关心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,他们更关注的是本国货币与美金的汇率兑换问题。只有等到他们看到新闻铺天盖地报道的时候,才有意识要去关注买货的情况,所以就存在更严重的滞后性。这对中间贸易商来说是很大的利好,一方面可以通过实力让工厂降价,另外一方面利用终端客户反应更慢的特点,中间的利润就被拉大了。

阙婵则显得没有那么轻松。由于其业务出口的国家受疫情叠加俄乌战争的影响,阙婵可以说饱受出货和物流之苦,同时汇率波动存在不确定性。阙婵称,她们公司从做货、出货到收尾款要三四个月时间,三四个月汇率有什么变化不确定。据阙婵介绍,她们做货之前一般会收30%定金,做货通常要一至两个月的时间,做完货之后把货拉到码头集装箱装货之后不能马上发货,要再等一个月才能上船,上船之后才会有一份海运提单的单据给到客户,客户才能够确定货已经装船可以发了,才会付尾款。

“我们的货到港口是不能够证明货是发掉的,一定要装船才能证明它是发掉的,但是这中间也要等一段时间,汇率是不断变动的,它可以涨上去,也可以跌下来,中间这三四个月的时间,不确定因素还是蛮多的。”阙婵称。

如何规避波动风险

4月,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经历了一波急速下跌。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相较3月末的6.3433累计贬值2433个基点,贬值幅度为3.8%,同时,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从3月末的6.3482大幅贬值到4月末的6.6177,累计下跌2695个基点,贬值了4.2%。

回看2020年,人民币兑美元快速大幅升值,2020年全年,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从5月29日的7.1316升值到12月28日的6.5236,升值超过8%。

杨茂芝称,面对汇率的急升急贬一般会规避风险,他们会在合同条款里面注明,如果说汇率超过5个点的上下浮动,就有保留调价的权利。

“例如现在已经从6.3到6.7了,其实已经超过5个点了,按道理我们就应该调整了,但是外国客户反应慢好几拍,他们不提我们就不调, 无限小说网,这对于我们有利;但是如果说像以前从6.8一下子升值到6.3,已经降了七个点,我们就立刻要跟客户讲了,合同条款里有一条称‘汇率如果超过5个点贸易商就有权调价’,原来那份所有的报价单全部无效,合同也无效。”杨茂芝称。